日常事务
申诉中心 论坛版务
热门论坛
成都杂谈 跳蚤市场 情感成都 舌尖美味 旅游自驾 汽车数码 成都装修 成都婚事 成都文玩 时尚潮流
关注吃喝新鲜事 优惠早知道
X扫一扫,关注吃喝微信订阅号

吃喝玩乐网官方微信订阅号:
吃喝玩乐全接触

  • 无缝对接网站,实时在线,热闹无边
  • 新鲜讯息推送,及时送达
  • 福利折扣优惠送送送
  • 微信里的吃喝玩乐
X扫一扫,关注吃喝微信服务号

吃喝玩乐网官方微信服务号:
吃喝玩乐网

  • 无缝对接网站,实时在线,热闹无边
  • 新鲜讯息推送,及时送达
  • 功能强大的福利折扣优惠活动
  • 微信里的吃喝玩乐
X扫一扫,加入吃喝玩乐网友QQ群

吃喝玩乐网官方网友QQ群:
吃喝大家(164298322)

  • 莫道语聊斗图耍炫酷
  • 亦能相亲搞基聊对象
  • 一起吐槽玄摆吹新闻
  • 君若装逼依然好朋友--3s
查看: 134641|回复: 205

[其他] 扒一扒我在成都做工程时打交道各色人等(18号139L\104L\99L、56L、62L、65L更新)

  [复制本帖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8-1-14 00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rttr123rttr 于 2018-1-22 23:39 编辑

  人物简介:
我:陈天豪
A(刘少伟)公司的老板a(胡斌),
B(周佛海)公司的老板b(文浩),
C(韩晓云)公司的老板c(张晞临)
D(袁怡君)公司的老板d(王玉斌),
E单位的领导e,
F机关的领导f。
ABCD都是公司的主管、红人一类的角色,
因为我是从A公司发展起来的,所以A公司有些重要的女人也要有代号,
a1(肖丽):女,下属,年轻,漂亮,毕业不久,可以当花瓶用。
a2(杨霞):女,30多岁,业务经验老道,可以饭桌上调剂业务用。
a3(钟昊):男,A的贴身下属,可以办很多私下的事情,副手一类的角色,
b1(于芸芸)B公司的下属门店美女,21岁。
a4(雍珊珊)A公司的下属门店美女,22岁,已婚。
Y(雷龙)一个从事很多行业的成都本地老板朋友,黑白道通吃的那种人,不过都在做正经生意,旗下有家具厂,金融公司,等。
S8(田浩)(8个人)等、一帮可以帮我干私事的青壮年,这些人是我小区的保安,我和我们小区物管经理S(邓小勇)关系很好,所以他手下的人也为我所用。


      序:
来成都10年了,开始碌碌无为好几年,生活潦倒过,春风得意过。日进万金过,也赔的吃不起饭过。一路走来真是一个字:累。
         我就不在这里诉苦了,直接进入正题,通过前几年的默默打基础,终于在前两年走上正轨,“正轨”的标志就是建立不按市场规矩出牌的方式。我就不多解释了,相信大家有这个理解能力,总之一句话:在中国这个社会要想真正的赚钱全是关系才能行的通。因为只有做关系的生意才能赚到钱。
         开帖子主要介绍两种人,都和我的业务有关系的。一是“领导(或老板)”,二是“女人”。
   
第一集:管中窥豹、惨痛的记忆。
        2012年以前,我已经在做小工程有几年了,艰难度日,主要就是给别人干苦力,利润都是苦力钱,谈不上赚钱,因为那时做的都是被别人倒了好几次手的,利润都被别人压干了,我们只能拿点实实在在的工钱。
        我记得第一次接触到这种类型的业务是2012年上半年,那时一个不太熟悉的邻居在成都一家大公司上班,做公司老总助理的,大家别小看助理,助理基本能决定很多公司业务的,邻居知道我是做工程的,就随意问我说:工装你能不能做,我当然满口答应说:可以。其实那是我基本没什么经验的。多的不说经过一番沟通协调,顺利拿到了他们公司一个服装品牌店的装修工程。于是进场开干,结果简直是刘姥姥进大观园,傻眼了。前面我说过,我基本是没经验的,进场后才发现是需要全夜间施工,而且我犯了致命的错误,没有计算夜间施工费。主要是没有经验导致的。而夜间施工的开支基本是白天开支的双倍还要多。
我就不细说了,所以仅此一点,这个生意基本就是要赔钱。而且不单单是这一点,后期的验收,要尾款,都是我没有想象过的艰难。提起那些都是血泪史,我也不想多说,总之这个单子20天做完,验收了4个月,尾款拖了1年,最终我也没细算过,总之大概是亏10来万,精力消耗到想自杀。
      但是就这样,我还是坚守做生意的承诺,无论亏多少还是把这个事情做完了。也就是因为我做到这一点,后来才有了转机。在那次施工过程中,一个和我对接的一个经理看到了我做事诚实,简单的说就是坚守诚信。因为不管是谁,开始进场就知道要亏很多钱,基本没有什么人能硬着头皮做下去的。所以他很看得起我的为人。这个人就用A来代替,A其实是个很有能力的人,而他在这个公司的身份有点玄,我也不卖关子了,简单的说A就是个商业间谍,A是另外一个公司派去这个公司的,具体情况我也不得而知。总之在我做完这个单子没几天,A就离开这个公司回到他原来的老公司了。
第二集:人性的光芒、因祸得福。
     
而我的运气也算好,恰恰在他去哪个公司卧底这段时间就和我遇上了。
   在A回老公司后,就和我联系,要我帮他干工程,我当然满口答应,我的一切情况我都没有任何一点隐瞒A,他信任我,我也要值得他信任。所以他对我是绝对的信任,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,工程一个接一个干,钱不愁拿,工程不愁接,重要的是工程价是天价,而且还不用验收,算是免检吧,说实在的开始做的时候还是做的很烂的,但是没有关系。因为有A在,他全权负责,没人过问的。当然他也不是省油的灯,我干活的利润还没有他拿的多。真算是我帮他打工,表面上他是我客户,后面他是我的幕后老板。这样的操作,自己赚自己的钱,当然是如鱼得水。
2013年开始,他们一个公司已经不能满足我和A的胃口了,于是拓展到其他公司,我成立了装饰,广告,设计,道具,等一系列配套的空头公司来配合A的行业业务需求。不单是几乎拦断了他一个公司的所有配套供应,还利用A在行业内的人脉关系拓展到其他公司。这几年来我和刘少伟已经垄断了4家比较大的公司大部分后勤供应业务。
      进入私企行业,两三年后私企有了一定的基础,就向公务机关渗透,利用私企的一些人脉关系打入机关业务,(我怎么说好呢?机关的业务我又不能说的太清楚,毕竟要保护客户隐私的,所以我尽量用模糊点语言,大家自己理解)机关的业务还是比较谨慎的,过场也多,不像私企那么随便,即使关系到位,还要平衡市场,官场等等各方的利益关系。最简单比如不管什么项目都要正儿八经的竞标程序,这是开始阶段,完了还要平衡客户内部的人员,利益等等一系列的关系,后面还有款项收要工作,都是比较复杂的。周期比较长,附加的工作很多,开支就更不必说了,有的甚至超过项目本身的成本预算,但是好在一点其利润率不是私企可比的,私企最起码还有点市场行情的味道。   
第三集:小城历险、义字当头。
     和A认识不久,我摸清A的喜好:女人,在他们公司他是不敢乱来的,但是也有一些老情人,不过都已经不在那工作了,他在下面距离成都100公里的一个小城市有个老情人M,开着他们牌品的店面,M在那个小城市开了10来家店铺。M是专业的小三,高挑漂亮,但是我对她的印象很好,因为她有能力,虽然原始资本是保养她的煤老板给的,但是她也发展了自己的生意,算是一个有魄力的女人。12年底我去给她做一个小店的工作,A就美其名曰现场协调工作,其实是会M。我便干起了助手工作,因为他们不避讳我。夸张的是AM竟然三天呆在度假山庄不出来,外界的一切事务都是我在处理,当时不知道为什么,M的煤老板找M快要找疯了,店面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M去哪里了,因为当时A没有给我说过M的情况,我也不了解情况,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也就装着不知道,结果煤老板还是社会关系广,竟然找到了那个度假山庄,找到了M,怀疑肯定是少不了的,不过他没抓住A,A打车跑来找我,因为A的车在山庄不敢开出来(川A的牌照)连夜我把A送回成都,但是他的车还在山庄,要我去弄回来,第二天我到山庄开车,结果此事就被煤老板知道了(可能他已经在山庄设下眼线)当天晚上我就被煤老板“请”去喝茶。在茶楼包间里面4个壮汉围着我坐,此时我已经明白煤老板把我当成偷奸的了。我头都大了,我不能承认我是奸夫,又不能暴露A,我该怎么办?事前又没有通过气,我,A,M都没有对过口供,稍有不慎,就会露馅,那时我一句话都不敢说,打定主意:煤老板既然请我来,说明他还是没有确凿的证据,你不可能现场弄死我,我必须装疯卖傻,争取时间和AM联系上对口供。我什么都不说,煤老板发火了,打了我几下,把我的手机也没收了,直接查所有的信息,包括找关系在营业厅打印通话记录,我也被软禁了2天。幸好他用了这一招,没有发现我和M任何的通话记录。第二天就把我放了,工地也停工了,我带着一帮施工人员灰溜溜的回成都,回到成都之后,M给我打过来3倍工程款。此事就算了结了,
第四集:纵横川西、豪情万丈。
13年初,A介绍B公司,B对老板b的忠心耿耿,原来是老实本分的人,b看中的也是这一点,所以把他留在身边当贴身侍卫,说实话B的能力有限,而b对A的才干是赞赏有加的,但是他挖不走A,因为a对A是百依百顺,钱随便A花,A无论想干什么事,在公司都是免讨论的,因此b基本没有机会挖走A,所以退而求其次,私下会花钱让A帮他干一些事情,简单的说就让A私人接私活。这样的关系,A虽不是B公司的人,但是A说话分量在b公司是举足轻重的。
   我也顺利的介入B公司的业务范畴,13年初在给B公司川西分部做了一个工程过程中,我在分部那边得到了B公司川西片区的所有中层领导的巴结,可能是看到我和成都总部高层之间称兄道弟的原因,也可能是因为我为人比较豪爽,(因为我对钱不是很看重)拓展业务的时候我甚至能把所有利润全部花光,我在川西的时候每天都是请他们花天酒地的耍!花钱如流水,他们那些人基本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好事,以为遇到了一个财大气粗的憨包,男的混吃混喝,女的更是趋之若鹜,其实我才不是憨包,之所以这样操作,1:是因为需要得到下面的人对工程正面的评价,甚至是隐瞒缺点,因为我当时对自己的工人,和施工是没有信心的。2:打好群众基础,让他们给上级(成都总部)提要求,把其他门片区的店面全部翻新重做一道。3,也是男人喜欢耍面子,LZ也不是圣人,也喜欢被人恭维的感觉。虽然我很清楚他们那些男人虚伪的很,我也装着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那样。(自诩一下:LZ比他们聪明的多)
     这个小节重要的人物出场了,就是这个片区的中层之一b1,b1岁数虽小,但是在B公司算是老员工,17岁就来工作了,人漂亮,身材好。我在那边施工期间,很多人都追着她转,算是他们片区的一枝人气爆高的花。这个小妹可能从来都没见过我这样的口味的,我对她表现的风流不羁,让她感觉她在我眼里无足轻重,女人尤其是社会阅历不够的年轻女人,是最吃这一套的。你越不在意她,她越往你身上靠,你越坏,她越喜欢。(当然我前面是有定语的:社会阅历不足的小女生)。我也不想细细描述了,反正她们那一帮女人都比较放的开,毕竟是干销售那一行的,平时见面聚会,可以把衣服脱的所剩无几的那个级别的。而我呢,说实话,我是在干工作,而且LZ还是个有底线的人(LZ的底线就是不和女人上床(严格说来上床都是可以,但是不发生性关系)),b1百般挑逗我,晚上甚至跑到我床上又亲又摸,LZ不会拒绝,3次之多,她都没把LZ拿下,每到最后一刻,都被我叫停送她回家。甚至在我完工回成都后她还特意跑来找我耍,耍什么都可以,我还是不会和她发生性关系。    至此那边工地结束后,完全是按照我预计的程序发展,那边片区的人对我一片好评,而且b1还成为我私人密探,对他们公司的人员的一言一行我都能及时的知道。
第五集:运筹帷幄、大展宏图。
话说从川西回成都后,按照我部署展开行动,首先是拿下B,B其实很好拿下,但是如果想让他背叛b,还是很有难度的,所以我们的目标不是让他背叛b,只需要他帮助我们就可以了,这样的既定目标,就限定了不能让B知道全是计划的真实目的。(我们的真实目的是让B公司川西片区所有店面重新翻修)介于B的特殊情况,我们不能用金钱诱惑他,如果用钱诱惑他,会存在很大风险,1,B对b太忠心,可能不吃这一套,2,B太老实,可能当场和我们翻脸,再去告诉b,那么我们就弄巧成拙,功亏一篑,甚至A都会失去b信任。所以只有用其他办法:1,利用A的智慧,送给B当礼物。A做一套严密有说服力营销拓展计划,拿给B说是他自己的想法。让B传达给b,目的是让b对B刮目相看,b虽然不会很看重,但是毕竟是B少有的有想法的一次,于情于理都不能打消B的积极性,况且这个计划也确实是很专业的,无懈可击。b没有理由拒绝。2,这个社会除了金钱,就是美色!这个就简单了,我们最不缺的资源就是美女,公司下面店面全是女人,比找小姐高级的多了。当然这个工作我去落实,我于是从A公司下面店面里物色了一个合适人选a4,选择a4的条件是:1,听话,这个容易,高层对基层都有这个能力办到,2,漂亮是必须的。3,年轻,至少要比B年轻一大截。4,已婚,有娃娃。这个条件是必须的,这里我详细解释一下:已婚有娃娃,就能保证这个人选不会给B带来太大压力,如果是个未婚美女,当起B的小三,那么肯定会有进一步的要求,B满足不了,我们也很难控制事态的发展方向。有了这个条件,这个人选至少自身的家庭生活是比较稳定的,不容易冲破这些阻碍来缠着B。于是我选择到了a4,所有条件都符合。那么下一步就摆平a4,这个没有太大难度,请出公司女强人a2,由她来陪伴,a4就会完全放松。A给B安排了一次考察参观A公司下面分店的行程。当然作陪的就是我,a2,a4,。两男两女,这样的搭配不出事都难!外出后,我和a2故意以身做示范:勾勾搭搭,打情骂俏,(当然都是假的)目的是给B,a4创造轻松愉快的氛围。前一天晚上大家还没有随便到位,男女分住。第2天晚上我们就展开正式行动,喝酒唱歌,晚上4人同在一个房间打牌喝酒。然后看B和a4都似醉非醉了,a2大方的拉着我说去另外的房间休息。就把他们两留在房间里,这种香艳的安排无论是男是女都没法逃避的。      这里不得不自我崇拜一下,出发前我们就和a2通过气,这样的目的,我和她只是演戏,谁知道a2在那种环境下竟然想和我假戏真做。我无法当面拒绝,只有败坏自己:对a2说我有性病,不能害她。a2信以为真,不但对我感激涕零,还相当认同我,至此对我真是一个巴心巴肺的好。那晚我还是怕擦枪走火,自己跑出去开了房间住。
通过这次安排,彻底控制了B,B对我和A言听计从。
另外我还指使了B公司的川西分部人员采取了两个配合措施,1:向成都总部反应店铺老旧,环境恶劣的等说辞。2:把川西片区的营销精锐力量向我做过的那个店铺倾斜,让那个单店的业绩有个好看的报表,(这还是一箭双雕的办法,精干力量调集到这个单店来,其他店面业绩相对的就要下降,更会凸显那个单店的报表数字好看)。      通过多方使以影响诱导,成功的说服b批准了川西片区所有店面翻新工作。

  第六集:人算不如天算,做他人嫁衣
       话说在B公司的计划已经成功实施了,b批准了项目,项目也启动了,我们不遣余力的做方案。万事皆备了,只欠签合同了。
        谁知出了意外,b能把生意做的那么大,毕竟是老江湖。居然给我们来了一手:竞标!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满不在乎,我们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,竞标也没人能和我们竞争啊。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B公司以前经常合作的一个公司X,参与进来,X前段时间没有参与前面那个小工程的竞争,(也就是我在川西分部做的那个)是因为当时他们没有样板,不敢吃第一个螃蟹。
       现在有样板在哪里摆着,他们心里有底,就参与进来争夺后面的项目。而且是不惜代价的争夺,也就是势在必得的那种压低报价,其实谁都清楚,他们如果再拿不到这个单子,那么以后可能他们就彻底的和B公司说拜拜了。
         大家想想我们这方为了这个项目前期投入多少心血?难道就让他们轻易的拿走胜利果实吗?但是我们当时可能太低估了对手,或者是太高估了自己。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b就和X以极其低的价格签了合同。等我们得知结果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。   
     单子被抢走之后,我们一筹莫展,气的我想找B算账,还想让B来挽回败局,也就是直接用a4的事情来威胁他,和他摊牌。被A拦住了,A说:即使B就范,也起不到任何作用,因为他左右不了b。因为真正的症结是b,其他都是次要原因。可是我们怎么能左右b呢?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b是不止比我们这类人高一两个数量级的人,那是不可能完成任务。那么只有找和我们对等的人报复。那就是X,挡人财路者犹如夺妻之恨!我一时气急,就想动用非常规手段:来黑的!这也被A拦住了,A说:能把X怎么样?即使把他们老板拉出来打一顿,有什么意义?难道还能让他毁约?即使完全在你控制范围之下,X主动毁约,b能不知道嘛?b知道了那不是把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暴露了吗?还有动用黑道就能容易达到让X就范吗?基本也是不可能的。     我们是做生意的,不是操社会的,目的是赚钱,不是赌气。既然明的都不行那么就只有来“阴”的。只要不违法,既然X不讲行规在先,那么我们就要比他更不择手段。打击X还不是主要目的,市面上有多少个X?主要还是要想办法对付b。我们又不敢动b,那么我们能怎么办?
        办法还真是有,不但有,而且是一箭四雕的办法。
        第七集:商战之一箭四雕。
   我和A研究的行动方案的目的很明确:如果能让X装饰在这次施工工程中出事,(强度、烈度都要在可控范围之内:只需要财产损失、不能有人员伤亡),而且还需要是X装饰的全责。
   于是我们约出B来给他建议:首先拿一个重点店面:1,面积大,300度平。2、施工难度高:施工方案自然是A独立免费操办,得心应手的增加难度。3、时间紧:这是最重要的,这个自然交给B来办,让B给他们施工时间仅为半个月,(当然中间有一套冠冕皇唐的说辞)
   接下来顺利请X装饰入瓮,X装饰兴高采烈的大规模的兴师动众集结大量人力物力进场施工,一副全力以赴一炮打响的决心。
   这里插入:科普一下大型工装的常识,对于工装来说,最耗费工期的是刮墙面工序(也就是刮腻子等),因为其他三大工种:电、木,瓦工.都是可以安排同时安排加班加点的并列施工,抢工期。唯独漆工(刮墙面)必须要等木工完成才能施工,而且漆工要刮好几道,没刮完一道都要停工等待灰面干透才能再刮下一道,再急也没用。
所以我们就是要在最后一道工序上让X装饰出问题,前期三大工种施工过程中,我们有意无意的让B对X装饰“宽宏大量”:不催不赶,随意X装饰自由发挥,一切都是没问题,一切都好说,也没派任何人监管他们。
但是我在暗地示意川西片区的B公司负责人想办法故意拖延X装饰的施工进度,(比如三天两头偶尔停电、停水)。这些小插曲自然没有引起X装饰的重视,因为B公司上层(B)对他们“宽宏大量”,自然他们也没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。总之前期对于X装饰形势一片大好,轻松愉快。
施工到了第9天,X装饰才完成前面3大工序,(也算是基本完成工程量的80%了),还有5天时间,对于X装饰来说也不算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而且之前我和A还鼓动B给X装饰很耿直的付工程款,此时B已经付了近90%工程款,几乎算是付完了,(还有5%质保金),这在做工装的常规中几乎是不可能有的情况,X装饰自以为天上掉馅饼了,X老板得意忘形的手舞足蹈。
我们觉得时机成熟了,于是A严肃进言b:必须按时竣工,不要因为这个装修拖延、打乱整个川西片区营销计划,拖延了时间,营销效果不达预期,我不负责。当时b就召见B,让B抓紧督促X装饰按期竣工,否则后果自负。B一下就慌神了,前期大家轻松愉快的氛围一下荡然无存。立马亲临现场,正式约见X装饰:必须按时竣工,否则b老板要发飙了,我也帮不了你们。
X装饰对突然变天的形势措手不及,唯一能办的就是信誓旦旦的保证按时完工,于是加派人手完成漆工,但是这道工序不是加派人手就能抢时间的,墙面是自然干,不是人力多就有用的。
此时A更是给X装饰火上浇油,把店面所有的道具(货架,货柜等)全部送到现场,(这些也都是A安排联系的工作项目),那些道具可不是小件(13米长的货车一车都没拉完,),一旦堆到现场,现场基本就没啥施工空间了。
再科普一下工装的施工常识:在漆工墙面这道工序中,如果想加快速度,主要就加快墙面干化的速度,如果人工催干:一般只有两个办法:电烤,火烘。但是这两个办法都是极其危险的操作———容易失火。
其实我们前期所有的布套都是想迫使X装饰最后铤而走险走这一步险招。
果不其然X装饰在第10天完成首道刮灰,晚上就采用电烤,(因为B不让他们现场动明火,只能电烤)。当然X装饰也明白这是很危险的操作,晚上全员通宵值班。
第一天晚上-----安然无恙
但是第二天墙面依然没有达到预期的干化程度(电烤的灯具不够多!哈哈)
即使如此X装饰第二天依然强行刮第二道灰,第一道没有干透,再覆盖第二道,厚度增加,就干的更慢。
因为有前一天晚上的“安然无恙”,又鉴于干化效果不理想,第二天墙面又增加了厚度,诸多因素叠加,让X装饰别无选择的,肆无忌惮的增加了大量的电烤灯具,晚上值班人员又鉴于前一天晚上安全无恙,所以思想上也放松了警惕。现场又堆放大量的易燃道具(木料油漆面,包装泡沫,包装纸等等)。如此环境---------不出事才怪!
第二天一早6点多我就接到A的电话:损失惨重!
我慌忙问A:有没有人员伤亡?A说:没有!我俩会心一笑!
当天夜里2点多就因为电线烧化(电烤功率太高,)引起道具包装纸明火,道具烧毁烧损过半,室内装修大半报废。
我们中午到达现场,遍地狼藉,b老板和B都在,X老板诚惶诚恐跟在后面,话都没法说,b一脸铁青,B也哭丧个脸。
原来我和A在路上还喜笑颜开,但是到现场看到如此惨烈的场景,也都心有余悸,万幸没有人员伤亡,现场因为救火,泼水,基本算是全部报废了。37万的装修,21万的道具,付之一炬!
接下来,谁都不敢接这个烂摊子,X装饰又花了23天完成重新装修,道具损失X装饰实在无力承担,互相扯皮,只到b付诸法律程序,依然是遥遥无期的赔偿。
经此一役:1,我和A完全进入b公司后续主导工作中。2,打击了b乱插手下层事务的“坏毛病”。3,边缘化了B在b公司的影响力。4,彻底打垮X装饰。
一箭四雕——以退为进的战略达成!
第八集:无尽的欲望:血洗安生立命的老本行!
我和A在两个大公司中:经过12、13年一年多的呼风唤雨式的操作,私下的业务规模和财力、人力都得到了质的突破,野心和欲望也与时俱进的膨胀起来。于是A向我透露了一个更大的计划:整合行内有钱的老板共同打造一个非传统的全新品牌业态。出发点很简单:传统零售行业受电销冲击,所有实体零售老板的日子都不好过,都在想办法寻求突破点,只需要抓住这些老板这个痛点,在迎合一些新的可能性方案,就容易说服这些老板投资。
如若想和电销正面对抗,这是不可能的,全国人民都办不到,那么我们有什么方案来说服有钱的老板来投资呢?有!那就是打擦边球,不与电销正面对抗,用小而散的便捷零售的快销品牌来和电销的“快捷”来对抗,虽然不能和电销的价格对抗,但是尽量冲抵电销的快捷特点。比如:便民连锁的红旗超市就是这个特点。虽然没有价格优势,但是能做到和电销一样的快捷,还有电销所不具备的实物体验,所以这样的模式还是可以有暂时的生存空间的。(不得不说A是个有才华的混蛋,但是才华也有自作聪明的时候。)
我当然没什么想法,A愿意去干的,我肯定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哎!没想到就是他这么个“天才”想法,葬送了我俩辛苦打拼的第一桶金。
想法一旦确立,立马付诸实施,一套有理有据的企划书在14年初出炉,A的人脉多,业内口碑好,轻而易举的集结17位之多的老板共同出资2个亿来打造一个快销品牌,(包括A在内18人,),当然A和我是一起的,他主明,我主暗。我们共同出资1千万,但实际我们连3百万都没有,A信心满满的踌躇满志:不要紧,我们用自己的老本行的工程核算价来冲抵出资,用我们的300万冲抵这1千万的出资,而且还可以前店滚后店的来滚雪球式扩张。
看似一切都在计划内,万无一失。
不料14年中启动这个项目开始就困难重重,那些老板开始是豪爽掷言:钱没问题,2年内让西南地区遍布我们的新店500家。但是真正启动要钱的时候,个个拖延,东拼西凑,公共账户上也不到2千万。
钱虽然少,但是人力还是充足的,17个老板都是有自己实体的,人力随便调用,一下调集50多人的一个团队规模,办公场地也是1000多平,仓库等等,这些都是容易的。
但是亲兄弟明算账,这些人力,物力都是有成本的,不是免费的,都是算在我们这个新品牌里面的,原来这些老板也打着和我们一样的心思,用这些他们出人出力来抵扣出资,其实谁都没想过真的要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拿出1、2千万来。
品牌建立(还是到国外注册)花钱如流水,而且是纯花钱,没有任何进账。3个月不到,账面资金告罄,加上我和A意思意思打进去的150万也一分不剩,此时还一个实体店没开起来。再催促出资人继续拿钱,比要账还难,个个困难一大堆,你推我,我推你,就是没钱,没钱工作就没办法干起走。A是主导,自然所有事情都要他来做,他不想放弃,于是和我商量,无论如何要开几个店起来,有了实体样本,那些老板才会继续出资。我也不想拿150万白白打水漂,上了贼船,既然下不来,就答应他放手一搏。下一步几乎是全部由我和A独立出资,同时打造了3个店面,100多万又扔进去了。好不容易熬到开业。因为没钱,一切礼仪从减,抓紧开卖。没钱谈何容易,原策划书:货品是全新,和传统零售差异化销售。但是进货渠道,进货数量,供应商等等都还不成熟,加上进货资金短缺,对于新品牌供货商业都是观望态度,不愿意垫货。只能有多少米煮多少饭,把可怜的一点新货摆上架,但远远不够丰满。那怎么办?
出资的股东方个个要求摆上他们自己的货,临时应急,也不用出钱。结果就是这么个愚蠢的决定,葬送了整个心血。
摆上那些股东传统零售货品,那是什么印象?只不过是新瓶装陈酒而已,对客户体验完全没有新意。
3店开起之后,业绩不用我说,大家也知道了。一个月下来,股东会上的报表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,3店皆是亏损!
第九集:祸不单行,东窗事发。
至此快销品牌算是失败,但是其中牵涉人员、关系众多,后续清算工作就是一个互相指责、推诿,翻脸的过程,(典型的中国式合伙人模式)。当然也不是全部人员都那样,毕竟有18人之多。
反正最终我和A的损失最大,投入的实际资金也最多,(真实投入将近300万)核算出来的投入460万。其他股东核算投入都在几十万到200万不等。
就是因为核算投入这件事,让我和A赔了夫人又折兵,核算其实大家都没什么意见,反正大家或多或少都是亏,剩下点烂摊子也不值钱,大家都没兴趣。但是很多股东感兴趣的是A为什么能核算出他投入460万?(其实多出这160万,大部分是我做3个店面的投入的附加部分,实际开支130多万,但是我们核算的时候按照惯例应该算是200万出点头,但还是先再多报点,报出了280万左右),就为这个核算价,很多股东提出质疑,也确实报的太高。(130报280,)
但是这个核算价其实没有任何实际意义,反正都是亏钱,也不可能有股东再拿钱出来平摊,(理论上应该是要平摊的),A只不过想说自己多亏一点,好说话而已,(实际上也多亏了,只不过没那么多而已)。
既然大家都提出质疑,(虽然这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事情)但是随便搪塞是也是不行的,那些股东都是摸爬滚打的老江湖,蒙混不过去的,那怎么办?
A和我商量,虽然项目失败,但是还要保住他在这个圈子里的颜面和地位(即是资源),必须要给股东们一个合理的交代,唯一的办法那只能牺牲我,(就想当于拿个临时工顶罪一样),把所有超价责任都推给我,也就是说是我在做这个3个店的过程中把价报高了。
如此一来,我在股东会上出了名了,17个股东对我义愤填膺(包括是我老客户的a\b两个公司老板)。到了14年底这个项目也就草草了事,股东们都是各回各家,下面的团队、物资等也是各找各妈去了。
经此一役:我和A兵败滑铁卢,赔了夫人又折兵。1,把之前积累的资金基本赔光。2,我被行内的老板们全面封杀。3,A在行内的口碑也损失大半。
第十集:落寞朋友之真正的考验。
14年春节前,每家公司都要开年会,每年刘少伟(即A)在这个时候都是最忙的,跑关系、拉拢人脉最好的实际,一家接一家的吃饭喝酒,往年限于他身份的限制(不管他在业内多么的NB,毕竟还算是一个给老板打工的人),不能太张扬。但是今年不一样了,和17位老板共同投资虽然失败,但在身份上已经和这些老板平起平坐了,而且刘少伟比这些老板亏的更多。表面上是比他们更有面子的,(这点有些不好理解哈,在那些老板圈子里,有些时候亏的多也是一种实力的展现,只要你还没垮,比赚到钱一样会得到别人的赞赏。)因为那些老板谁都对刘少伟惊诧,没想到他会有那么多钱,而且赔了那么多,眉头都不皱一下。更让那些人摸不清他的底细了,连称谓都由原来的刘经理变成实实在在的刘总了,不是随便客气的称谓刘总,而是有真实实力的刘总。
刘少伟为14年的投资失败,更会全力的把握这次大聚会的机会,于是他就像赶场一样,天天一场接一场吃饭喝酒+吹牛逼。晚上自然少不了很多一条龙的安排。
我呢,后面一两个月也没什么新的工程,落的个清闲,把那些没时间要的陈年烂账,拿出来清理清理,纠结了十几个人(主要人员是S8+成都本地的老朋友老操哥Y借了点人手)到处要账。弄点钱好过年,刘少伟那边也要开支,他自己已经是山穷水尽了,大部分开支还都是我为他出。很多一条龙的安排都是我去付的钱。那时我自己都很困难了,有些时候他还半夜三更打电话让我转钱给他,临时转不过去,还开车跑去给他送钱。白天带着一帮人像讨口子一样到处讨点钱,晚上就被他花天酒地花个精光。要说我没有怨言那是假的,但是这么多年朋友了,我无话可说,只能坚持踱起走。
距离过年好像已经不到半个月了,有一天晚上9点多钟,刘少伟又给我打电话,说要陪人打牌,让我拿点钱给他。
我问他要多少,他说2万。我当时身上只有3千多块钱,实在没有了。(我这个人脸皮薄,从来没找朋友借过钱,钱难借,如果张口别人不借,那太丢面子了),我对刘少伟说,今晚真的找不到那么多钱,要不我转3千给你,你自己再想想办法。他说他也没办法,今晚的这个牌局又很重要,不然要错过一个大机会。(他每次要我给他的送钱,基本都是这个话。)我的气不打一处来,要是我有钱,我也不想对他多说什么,早就拿给他了事了。但这次我真的是凑不出钱来了,
一年来的怨气一下就控制不住了,冲着他大吼:你他妈的到底有好大机会?每次都这么说,我说我没有,你是不是以为我骗你?
   刘少伟一下就懵住了,和他认识这些年,他还第一次见我这么对他大吼。我们俩人在电话里那头愣了半天都没说话,我一下也不知再说什么话,我和他这么尴尬还是第一次,索性就挂了电话。
过了大概十几分,他发来短信:投资失败,是我对不起你,我必须想办法弥补回来,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,我已经是身无分文了。我真的没想过你是骗我,我只是以为你能有办法。没想到为难你。算了,不多说,今晚我还是要去的,没钱就不陪他们打牌,陪喝茶也要陪的。
我看了他的短信真 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往年我和他两都不到过这种地步,几十万的差错彼此都不值一笑。如今为两万块钱就第一次吵架。其实不算是吵架,他没和我吵,是我单方面吼他。顿时觉得很内疚,时常我都是这样安慰自己,虽然赔了那么多钱,那些钱也算是他带我赚来的。赔就赔了吧,就当没赚过,至少依然还落的个好朋友。
如今走到这一步,难道连这个朋友也不做了吗?别人带你赚了钱就是朋友,赔了钱就不是朋友了?这样太不够意思了。
我心理像打翻五味瓶一样难以回复他的短信。怎么能弄到这2万块钱来挽回这即将反目的朋友呢?
想来想去(即使到此时此景我也没想过要求助于亲戚朋友)只有变卖家当,我有一辆工地用车哈弗H5。随即打电话给我一个做二手车生意的朋友,我说要卖H5,随便他卖好多钱,今晚就给他开过去看看。朋友不解的说干嘛这么急,明天开不是一样。
我抹不开面子撒谎说有人来催账,要抢车。随即我就把车开到朋友那,当时我就让他拿2万块钱给我先应一下急。(这就不算借了,面子过的去一点。)
我拿着钱就给刘少伟发短信:你等着我,我给你送钱过来。
刘少伟:你那来的钱?不用了,我陪他们喝茶也没什么的。
我:工程车抵给朋友了,钱我已经拿了,我也用不上,随便你,用不用在你。(此时我还是有一点委屈的,那辆工程车我开的最多,也算我是吃饭的家伙吧,沦落到把它都卖了,心里还是有点难过。)
刘少伟打出一个难过流泪的表情符:那你一起过来吧!!
第十一集:穷则思变,无所不用其极。
我打车到了一个茶楼,看到刘少伟正在和两女一男在喝茶。(果然是牌局,只不过没有上桌,)
刘招呼我坐下,变介绍起来:男的叫王玉斌(也就是c公司的老板)40多岁,油头滑脑的(我指的是头发,大背头),也是行内的老板。(没有参与原18股东的)
一个女的叫袁仪君 (也就是C,王玉斌的得力助手),20多岁,水灵标志,女人味十足。
另外一个女的叫韩晓云(也就是D,d公司老板的秘书,d老板参与了18股东之一的。)30岁左右,浓妆艳抹,妖艳的很。
在这里插入一下画外音:我和刘少伟的前期几年的合作,还是比较低调的,一般在这些外面人际交往上,我都没参与,也是刻意回避的,除极个别的人知道我和刘的关系之外,都很少有人知道,除非在工地上,在公共场合,我很少露面,所以基本上都是刘少伟在明,我在暗。很少有人认识我。
轮到刘少伟介绍我:这位是陈总,在我们这个行业做工装很多年了,很实在的一个朋友。
接下来都是些毫无营养的互相恭维、寒暄。时间也不早了(10点多钟)。于是刘少伟提议大家去唱歌(他可能是在回避打牌,他知道我身上的钱是怎么来的,做男人很难啊!既要崩面子又没钱,在此难过一下)。两个女人表现的很感兴趣,一切全听王总的意思,王玉斌开始是推推嚷嚷,刘少伟说我们男人就不要扫美女的兴了。他才同意一起去唱歌。
我给刘发短信说:我不想去,你们去耍吧。
他回短信:一起去吧,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,我陪王总他们,你帮照看一下韩晓云,不然要冷场,她也很重要。
我不擅长和人攀谈,但没办法,既然如此,只有勉为其难,跟他们一起去唱歌。
到了KTV,刘少伟是熟客,安排个最好的包间,大家便开始喝酒唱歌,韩晓云和袁仪君自然包揽大部分麦,掀家底的似的把个人能唱的都唱了(女人较劲很正常),刘少伟和王玉斌就是兄弟长兄弟短的,浮夸的受不了。(喝茶前,他们已经在一起吃过饭,和过酒了.)再喝点KTV的假酒,不一会人就晕晕乎乎了。
刘少伟在和王玉斌唱完“兄弟”一曲之后,便开始大诉苦水,声情并茂的摆他这一年如何的悲惨,如何的赔钱。当然其中夸大其词的好几倍,我都不好意思表述出来。王玉斌如何如何的说他全都知道,兄弟受苦了,明年如何如何的要和刘精诚合作,男人以吹牛逼就是贬低别人,抬高自己,暗讽那17个股东如何的小气。
这时韩晓云听出了话外音,有点不高兴了,(暗指向了她的老板)抓住我就要和我多喝几杯,其他人自然是鼓掌欢迎,韩晓云说:久闻陈总的大名,听说XX的三个店面都是陈总独力完成,陈总搞装饰、又对我们这行这么专业,全才啊!今晚一定要好好多喝几杯,以后还的向你多多请教呢!
这个蛇蝎女人,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是听的出来,她对快捷品牌清算的事情肯定清楚,在这里暗讽我了吧?
大家一听鼓掌说好,我看到刘少伟给我使了个眼色,(但当时没领会是啥意思)。
好,既然是喝酒,我不接你的话,喝酒我不怕,反正你们是先喝过一场,我还怕喝不过你连班酒吗?
我:喝酒不谈工作,韩妹妹有兴,我只能舍命陪美女了,
随即叫了4瓶天醇,开瓶就是一人一半,(死女人真能喝,之前我不知道吃饭时她喝多少,唱歌开始到现在估摸着她差不多喝一瓶了)
但韩晓云还没有一点醉意,我和她便合唱一首情歌:相思风雨中。(我也只能将就唱这些歌,粤语歌,听不出唱的好坏)
一曲完毕,女人恭维肉麻的话就多起来:没想到陈总还会唱这么深情的歌,我们一直以为你是做工程的硬汉呢!
我:呵呵,硬汉算不上,粗人一个,完全是陪你和音罢了,我唱的什么我自己都听不懂,你们能听懂啊?哈哈。
气氛到此算是缓和了一些,继续喝酒唱歌,又喝了2瓶,王玉斌醉意乍现,和袁怡君的一些细小动作开始不规范起来。我和刘少伟看再眼里,自然是笑而不语,在我们的劝酒之下,几个人又把最后一瓶酒灌了下去。
刘少伟根本就没征求他们意见,就把王玉斌和袁怡君拖到楼上房间里面,让他们休息了。
剩下我和韩晓云在包间里面相视一笑,笑而不语,举杯对饮。
韩晓云喝完,对我诡异的媚笑:陈总今晚到哪去泻火啊?
我呵呵一笑,不置可否:你呢!要回家,我送你,不回家,我安排你。
韩晓云挑逗的扬扬眼角:你要怎么安排我啊?陈老板!
我阴笑着拉过她的手:开房啊!韩总。
韩晓云娇笑道:“切!你和刘总两开吧,他闲着呢!哈哈”但她并没有抽回她的手。
我说:“我一切正常,没那个爱好的”顺势就拉她过来搂住她的腰,按住她的脸就亲了一下。
     她啧啧笑道:“你要强奸啊?”
     我见火候已经差不多了,在她耳边低声的说:“待会就按你说的办。”放开了她。
     我拿片西瓜给她吃,我也拿了片吃,说今晚喝的太累了,我和她都躺着沙发上边吃边休息,等刘少伟回来。
   在等刘少伟回来这段时间,我便思索着今晚如何脱身,方案有好几套,经常用的,相机而动。
刘少伟回来后
第十二集:突破底线,不择手段。
等半天刘少伟也没回来,于是发微信给刘:怎么样?快点回来啊,这边怎么收场?
刘少伟:王总已经安排好了,我想走了,你把韩晓云搞定。
我:什么?你不回来?我怎么搞定?你知道我的规矩的,我对她既没兴趣,也没需求。
刘少伟:有需求!今晚虽然主角是王总,但韩晓云不是普通人,我没来的及给你说清楚,张晞临(c公司老板)都要听她的,她爸是E单位的领导。
我:关我P事啊!我不想搅和到前面去,我都成行业通缉犯了,我出面,反而会起负作用的。再说了,你让我怎么搞定?我又不擅长这些。
刘少伟:错,韩晓云对你很有兴趣,她就是那种人,你顺从她一点,为将来长远考虑,韩晓云绝对能帮上大忙的,你相信我。如果今晚她不高兴,将来对我们还会是个负作用,利弊得失你自己算,反正你也不损失啥子,呵呵。
我:你是要我破例?我看她就不舒服,我讨厌这号的女人,今晚我都是闭着眼睛陪她的,我不做这种事哈,你赶紧回来,你陪她不是一样。
刘少伟:不一样,给你说实话,我们现在的境况你也知道,我们已经没有什么筹码拉关系了,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,名声也不好。现在不管有没有用,我觉得最好都要抓住。随便你吧,我不能去,我要和他们正面打交道的,不能做这些事。你不用和他们正面接触,没有影响的,再说了,人家对你有兴趣,不是随便换人都行的,你把人家当小姐啊?张晞临都是巴结她的。你不要搞反了哦。言尽于此,你自己看着办,不勉强你,实在不愿意你就送她回家。
我:我晕,刚才我都调戏过她了,都说好了,她不回家。本来等你回来解围呢。
刘少伟:自己处理,我睡觉了。
我:。。。。。
韩晓云等的不耐烦的说:刘总还不回来啊?还来不来了啊?
我:他不回来了。
韩晓云荡笑道:啊?那么夸张?他们搞3P啊?那个小美女受得了嘛?
我:她受不了,你受的了啊?
韩晓云怒叱道:滚!
我笑着拉起她的手:开玩笑,莫生气,刘总自己回家去。我们也走吧。
韩晓云:去哪啊?
我:走嘛,你管那么多干嘛。
韩晓云大笑:啊?这我还都不管啊?
我没理她,拉起她就出了KTV,打个车就一个偏僻的酒店开了个房。
一夜云雨,伤筋动骨,这个女人果然非同凡响,个中老手。我混迹社会多年,也算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了,在她面前依然算是个菜鸟。
第二天早上我们起身梳洗打扮、互相表达爱慕赞美之意后,就各自打道回府。
  第十三集:重振旗鼓,再战江湖。
年底也到了,腊月27我和刘少伟两家相约吃年终饭,总结14年的得失利弊:我和他两人是一年白干,还把前一两年在所得损失殆尽。但是我们手头上还有些更隐蔽在资源尚在,比如:A\B两个公司的一些后勤供应的业务还在我们两家人手里,虽然赚不到什么大钱,但是维持两家人稳定的生活还是绰绰有余的,所以我两决定:这些业务是绝对要加强、扩大的,因为这些业务开展难度较小,且稳定,以前我和刘都不太关心这些蝇头小利,一直都没有太多精力去认真做这些事。也正因为我两先前在如此态度,这些业务才更隐蔽,没有引起A\B公司人员在注意,直到我和刘少伟在18股东会上完败后,这些业务依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。
于是我们制定来年在计划:
第1点:找一个生面孔,且完全靠得住的人,来全盘接手这些业务,并助力其尽量扩容所有公司去。最终敲定在人选是:S8中一员:王磊,此小伙跟我好多年,人也比较聪明,最主要的对我忠心耿耿,我带他在外面闹纠纷时候甚至替我挡过铁棍,头被敲破,缝了四针,差点没命。
第2点,来年和王玉斌深度合作,利用他的资金收购快捷品牌的所有硬件,(反正那表烂摊子也没有股东有兴趣,随便给点钱就能搞定,)我们可以用在快捷品牌里面在投入,嫁接到被王玉斌收购后的实体里面,加上刘少伟的人力参股,总占股45%,这样就能盘活我们先前投入的300来万,不管将来王玉斌在这个实体搞的如何,总之比白白葬送在那个烂摊子里面亦希望。这就是刘少伟和王玉斌谈的结果,(大家可能会说,王玉斌怎么会当那样的傻子?最主要的还是价格在问题,毕竟那个快捷品牌总投资也在2000多万以上,如果王玉斌真的拿来有用,而且只需要花一点点钱,还是划得来的)。再说那些股东,这个快捷品牌在烂摊子不卖,只会亏钱,还要互相扯皮。谁不愿意甩出去省事?多少还能分点钱回来,总比还要扯皮,或者可能还要倒掏钱出去强。
所以说这个操作,双方都有利,一拍即合的事。
第3点,曲线救国在策略,我本行不能不做,虽然我被业内在老板集体封杀,那我改头换面,换个代理人再来不就行了。活动人就有B周佛海来做,他不敢不听我们的,因为他有把柄在我们手上。自从去那次安排他和a4雍珊珊外出激情之旅后,他一直和雍珊珊打的火热。刘少伟还把雍珊珊调到成都总部,放在自己身边监管着,工资给她长了两三倍,明里暗里雍珊珊都对刘少伟唯命是从。
第4点,我明面上可以出面做的事就是继续摆平韩晓云,通过她控制C公司的业务,甚至找机会渗透到她爸所在公务机关去。
我和刘少伟满怀悲怆和不死激情共醉2014年最后一聚,(其实我和刘少伟很少一起吃饭聚会,平时连见面时间灰很少。)



谢谢CH看得起,居然上头条了。

谢谢CH看得起,居然上头条了。

评分

5

查看全部评分

友情提示:发言及回复仅代表网友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!
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471 天

发表于 2018-1-14 03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要火的节奏  站位等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 点赞 差评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200 天

发表于 2018-1-14 03:1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坐等精彩部分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 点赞 差评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5 天

发表于 2018-1-14 03:5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占楼等更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190 天

发表于 2018-1-14 04:0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火钳刘明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1442 天

发表于 2018-1-14 04:3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火钳留名,瓜子板凳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 点赞 差评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4 天

发表于 2018-1-14 04:5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光头强这次没来撒。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 点赞 差评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511 天

发表于 2018-1-14 05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 点赞 差评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180 天

发表于 2018-1-14 05:0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眼睛都看花了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 点赞 差评

使用道具 举报

签到天数: 514 天

发表于 2018-1-14 05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记号来一个,学习学习…

亲,你的个性签名还空着哟,立即设置
回复 点赞 1 差评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 NewT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QQ